天津女性
站内搜索
设为首页 | 收藏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返回首页
 您当前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 >  家庭与儿童  >  最美家庭
记忆中的书香
2016-10-28 14:16:11 编辑:儿童部

  坐在书房,看着书橱中排列整齐的、一本本我喜欢的书籍,总是能想起在那个遥远的年代,小小的我,独自坐在家里一个安静的角落,如饥似渴地读着一本好不容易抢到手的书。那些书很少有新的,有些甚至已经很残破,但是,时至如今,留在记忆里的,仍旧是淡淡的书香……

  我70年代出生在皖北农村,可以阅读的时候,应该是80年代初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能吃饱饭就不错了,而且,我家孩子多,当医生的父亲,咬牙坚持让我们姐弟六人上学读书,已经相当不容易了。所以,花钱买课外书,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,而且,好像村子里也没有卖课外书的,现在想来,镇上应该有吧。可是,偏偏我们都很喜欢读书,尤其是课外书。借到一本小人书,能高兴好几天,偶尔能找到一本《山海经》、《故事会》,每一篇文章都要翻来覆去看好几遍。可是,这些书太少、也太小,真正让我们过瘾的,是从爷爷那儿抢“大部头”。

  我的爷爷,小时候是读过私塾的,在村里也算是文化人,不知道为啥,爷爷总能借到一些“大部头”,对,我们就是管那些厚厚的书叫“大部头”。现在能记起名字的,就是《杨家将》(好像还有续)、《月唐演义》、《封神演义》等,反正都是这之类的。那时候,大部分家族都是大家庭,我们这个大家庭,和我同辈的堂(表)兄弟姐妹,加起来20多人,而且是女孩居多,好像少数的那几个堂弟们也不读书,所以也不和我们抢书,再除去成年的大姐姐门和更小的不会读书的弟弟妹妹,和我抢书的“对手”也差不多有7、8人吧。

  爷爷也是书迷,借到新书,他自己没看完,是不会给我们看的。所以,看到爷爷手里有新书,我们就要抓紧一切时间在爷爷屋里耗着,争取爷爷看完后能第一时间抢到手。可是,我们要给牛羊割草,还要帮着干家务,所以,不能保证每次都能第一时间抢到,所以,碰上分上、中、下好几册的“大部头”,有时候“上”、“中”在别人手中,自己就要从“下”开始看。但是,这丝毫影响不到我们读书的乐趣,抢到哪一本,都要抓紧时间读,因为还有那么多姐妹们在等着,而且,说不定哪天爷爷就要还给人家,万一读不完,是多么多么遗憾的事情呀,会难过好几天的……

  记得夏季的一天,抢到的什么书忘记了,只知道那天家里其他人都下地了,我被留在家里看家,真是欢天喜地呀,躲进蚊帐成一统,管他白天与夜晚(后来看到鲁迅先生的诗,不知为何,总能想起那些“抢读”的岁月)。从中午的骄阳似火开始,不知不觉之间,一直到天几乎全黑了,我的眼睛离书本越来越近,想不起来去点蜡烛,完全沉迷在“大部头”之中……

  可能就是因为那些美好的“抢读”岁月,我和那些姐妹们,不论后来是不是考上了大学,都早早戴上了近视眼镜,这在那个年代的农村,是很少见的,也正因为我们这几个“小眼镜”,在村里人的眼里和嘴里,我们这个大家庭算得上是书香家庭,这也是爷爷一直特别自豪的事情。

  十几年没有回到那个魂牵梦绕的村庄了,爱读书的爷爷也已经仙逝,当年抢书的堂姐妹们也都和我一样定居在异乡,不知道,在如今这个网络发达、手机普遍的年代,家乡的孩子们,还需要抢“大部头”看吗?他们长大后的记忆里,也不会再有“抢读”的书香了吧。

(作者:市雷火电竞靠谱么欧阳雪凤)

站内搜索
  家庭与儿童
 
  品牌活动
天津市妇女联合会 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大沽路200号 邮编:300042
津ICP备05001058号